有生之年,终会再见

  今天宣城的风格外的大。

  回寝室的路上,听着风吹树叶的声音,和落叶摩擦地面的声音,深宅室内的我,已经好有好长时间没有用心去倾听这大自然的声音了。顿感一种久违的亲切感。 

  记忆中,曾有这样一地落叶,我曾倾听踏在上面的心跳声。然而,再找不到理由去感受那种心跳。这或许就是时间所剥夺而去的权力吧,它种是把最值得珍藏的事情深埋进回忆中。

  世人总说,人这一生定会遇见许多的人,每一天都会是一个新的机会,每一次遇见都是缘分。可是,人又何偿不是面临都数不尽的离别,也许这一次遇见,即永不再遇见。

  记忆中那些小时候的玩伴,如今还保持联系的又有几个?那些逐渐走失在记忆里的身影,如今谁又能找回?那些渐渐消退在记忆中的名字,是否还能重新记起?

  记忆中的身影,就如果风吹树叶,吹走的,是叶子的身体,带不走的,是它留恋树的心。

  那么长时间过去了,你又是否能真正放得下一个人?是否能真正忘记一个人?也许不能吧。就像石头上的刻痕,不论时间怎么变,风吹日晒,或是长满青苔,都不会使那刻痕消失,它只是变淡了,被掩盖了,却依旧在那里。就如你。

  世界那么大,一个转身就能走散。可世界也很小,一个转身也能相遇。

  有生之年,终会再见。

0 条评论
发表一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