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音乐」你在终点等我 —— 王菲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就是因为一本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而成为张嘉佳的粉丝。现在,书已拍成了电影,而我,依然是那个自己。

@张嘉佳

陈末走在乡城小道,背后是议论的村民,警车从他身边驰过。
陈末在想,如果傻子那一刀砍下去,老陈血流满面,那么,是老陈错了,还是傻子错了。
你做了什么选择,就会面临什么结局。
有对错,也有因果。

你现在的样子,是你过去生长出来的。你的未来,是从你现在脚下的路延伸出去的。
所以小容无声落泪,幺鸡独自离开。
谈什么改变,早就各自选择。

陈末在想,猪头究竟去了哪里。
猪头告诉我们,他对燕子好,其实是对燕子不好。燕子对他不好,其实是对他好。
猪头告诉燕子,幸亏没领证,不然耽误她一辈子。
这是他花了一晚上,想明白的道理。

猪头用他掌握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技术,花了一晚上推算出来,燕子离开他,是走上属于自己的未来。
他想明白了,他欣慰,解脱,一脸通透。
因此哪怕燕子摇上车窗,他还在说,燕子,你要幸福,要快乐!
一个理科生,这一刻,能组织的语言就这么多了。

猪头像一座石雕,凝固在水泥路面上,静静望着远去的出租车。
就这样远去,消失在他面前。
猪头突然动了,石雕碎裂,他从精心雕刻好的欣慰、解脱、通透中挣脱,返还成那一个刚刚拥有初恋的少年。
猪头冲了出去。
他突然明白,一切道理都是无意义的,燕子就要走了,就要没有了。

猪头狂奔在马路上,撕心裂肺地喊,燕子,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!
马路上的车灯飞掠,拉扯成一支支弓箭,穿透了猪头身边的空气,穿透校园里窸窸窣窣的树叶,穿透自习教室的轻声细语,穿透太平洋上方的海风,穿透订婚仪式的觥筹交错,穿透假想和现实。
青春的影子撕裂,只剩下猪头沉重的脚步声,订购的西服在他身上摇来晃去,绷紧的衬衣湿漉漉的,胸口的汗渍和泪痕可笑而又狼狈。

有句话他终于喊了出来。
和所有的道理不一样,这句话他藏在心中八年,从他和燕子第一次约会,就有深深的恐惧,只是从未告诉任何人。
他终于喊了出来。
“燕子,你要去哪儿,你带我走吧!”
八年前他就想说,八年说出来,已经无人回答了。

猪头狂奔,我们也在狂奔。
就像猪头追上了那辆出租车,我们也可以追回属于自己的燕子一样。
我们精疲力竭之后,嘲笑下一个猪头。

在我们小时候,长辈教了一首儿歌,小朋友背着书包,欢快地在放学路上唱着。
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,我问燕子你为啥来,燕子说,这里的春天最美丽。
而在冬天来临之前,燕子就会飞向南方,她是候鸟。

那么,这个秋天,结束了。

0 条评论
发表一条评论